哲里木盟的实例


    哲里木盟,共计48,500人被认为是”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员”,并且3,900个人被杀害。 14,000人受重伤。这里死亡人数是“挖肃”当时现场打死、逼死之数。放出来回家之后由于伤重陆续死去的为数不少,未做统计。

   哲盟革委会主任、盟军分区司令员赵玉温参加滕海清深挖内人党的会议回去后放炮“哲盟敌情严重,光蒙族就有七十万…”科左中旗科局长、公社书记社长级干部 210 人,打进内人党 190 人.占百分之九十。挖肃分子审讯看管受害者每夜发三角钱辛苦费。运输站 26 人,23 人都是内人党。巴音他拉公社 26 人,25 个是内人党。看管不过来,人手不够就雇用临时工,每天 2 元。旗教改会代表,晚上出去在墙角刚蹲下,就被挖肃人员抓去当内人党关一夜,吓的他三天拉不下来。组织部干事崔文被打重伤,送旗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胡大夫写病历,在死因栏里写了个“因外伤引起死亡”就被关起来,说他替内人党说话一定也是内人党。

    烟灯吐公社挖肃总指挥,5.22 后拿上公社 2600 元,400 斤粮票也“上访”去了。赵玉温从汉族县、区调大批贫宣队到蒙族地区去挖内人党。给他们讲“岳飞杀鞑子”。他说“岳飞是英雄,成吉思汗是狗熊!”。他还下令被挖蒙古族群众“不许说你们那个驴话!”

    哲盟军管会宣布“公检法是烂掉单位,内人党的组织机构健全”,百分之九十以上干部被推上审判台,坐等待审,集中办学习班,出布告下勒令,用分秒限期自首登记交待,大搞逼供信,乱咬乱供,在长达几个月的严刑拷打中,死伤残严重。你要叫他们执行政策要文斗不要武斗,他们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要他们重证据,他们就举起鞭子说“这就是证据”。要他们核实,他们就叫你脱光衣服毒打“给你核实!”,军管会主任杜诚公然挑动武斗“由于你们顽固抵抗,挨打由你们自己负责”。军管会管学习班的李国珍现场指挥武斗,破口大骂“草他妈的,叫你们顽固,把你们的骨头砸烂,交待也得交待,不交待也得交待”。盟公检法八十一名干部定内人党五十七名。在军分区司令员赵玉温指挥下,将共产党的一切工作活动都打成内人党的罪恶活动,公检法成了内人党的情报机关,民兵战备训练成了内人党的反党叛国的军事准备,干部的调动、提拔成了内人党反党叛国的组织落实。

 趙玉温司令官认定在哲盟有《乌·石·雲反党叛国集団》,而严刑逼供的拷问了许多人。 所谓《乌·石·雲反党叛国集団》的”乌”是乌兰夫、”石”是石光华、”云”是云曙碧的简称。 云曙碧是乌兰夫的女儿,石光华是她丈夫。 赵司令官说:“哲盟是个最反动的地方。这里是蒙古人反对伟大祖国和共产党的前沿阵地。” 在赵司令官的带领下、哲盟14个政府委员中的11个人被抓,其中2人被杀害。 对石光华和云曙碧夫妇、还有党委书记赛音巴雅尔实行长期的关押,并且用种种残酷的手段实行虐待。

    残忍行如下: 在人民解放军的趙玉温司令官的带领下,对蒙古人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哲盟军事管理委员会的漢人李国珍和杜誠拿鞭子,对被强制性的收容在”学习班”的蒙古人实行暴力。说:“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而是要打倒敌人的”。 在盟法庭、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工作的81位蒙古人中,57位被认为是“对祖国和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员”。

  他们实行的残酷手段如下: 坐火炉、 身体里通电、活扒皮、 脸上烧字、头部钉钉子、冻冰棍(冬天脱衣服在外面被冻)

    在科左中旗、科级以上的蒙古族干部210人中190人被认定为“反革命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员”。旗运输局的蒙古族职工26人当中、23人被定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员”; 蒙达公社支部书记韩珍是个劳模,他被打内人党的两条罪状,一是栽的树多,是乌兰夫叛国的拴马桩子;二是储备粮多是为乌兰夫叛国用的战备。于是树都砍了,粮食都分了。

     科尔沁右翼中旗的根锁书记被打死以后、把内脏掏出来扔到厕所里,而且在根锁的头盖骨里撒尿来进行侮辱。 还有,文革之前就死去的人也被定为“内人党”;比如、在科左中旗汉人把一位已故蒙古人包兴阿的遗体从墓穴里挖了出来当众侮辱。

 在科左中旗的巨流河牧场、赵玉温司令亲自指挥,把1,700名职工中170名定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员”,杀害了其中的31名职工。 在[哲盟日报社]三个蒙古人被杀害。

  在哲盟军区的蒙古族兵将也遭到肃清,政治委员阿古达木、副司令乎和哈达、参谋长巴达荣贵等29人被惨遭杀害。

性虐待:在赵玉温司令的带领之下、对妇女进行了一下虐待行为。  集团轮奸,用烧红的铁烧阴部、在阴道里打气 ……在被他们强奸的女性当中还包括有十几岁的少女。有人看见有为妇女被强奸之后遭杀害、而刚出生的小孩儿俯在母亲身上迟迟不想离开。

被禁止使用: 人民解放军的赵玉温司令对蒙古人大喊:“你们这些混蛋不可以说驴话”。 有一次赵司令说:“虽然在哲盟已经挖出了50万蒙古族,但这还不够”;在赵司令的指挥下对哲盟蒙古人的残害持续进行了好几年。—阿拉腾德力海 《内蒙古挖肃灾难实录》–

    下面是奈曼旗四个公社的挖肃成果。

    • 南湾子公社七个生产队中挖出国民党1,180人。其中韩山皋生产队只剩下三、四户好人,其余诸户从三、四岁的孩子到六、七十的老人都被打成了国民党。该公社的贫下中农、共产党、老土改干部、荣复转军人被打死·逼死30多人。

    •  东明公社被打成国民党的干部、社员有900余人,非正常死亡42人。

    • 八仙筒公社挖出六个国民党支部,俩个内人党支部,被打死30多人。公社的俩个造反组织:「红联」的下属基层组织员共17人,其中16人被打成「内人党」骨干分子。太平庄一个70多岁的蒙族贫农老大爷,被打成「内人党」变种组织—「好人党」骨干。

    • 苇莲蘇公社在抓「内人党」变种组织的过程中,将原公社党委秘书李坤打成「好人党」头目,党员、干部、贫下中农(牧)、荣復转军人百余人被打成「好人党」徒。打死30多人。

  1969年5月28日,「5·22批示」下达一周后,库伦旗瓦坊牧场居然还挖出了十个「新内人党」。5月31日,库伦「五七干校」专案组还打死了人。   — 启之·《内蒙文革实录—“民族分裂”与“挖肃”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