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伦贝尔盟


呼伦贝尔盟

呼盟挖47,500人,关押14,329人,死2,307人。这里死亡人数是“挖肃”当时现场打死、逼死之数。放出来回家之后由于伤重陆续死去的为数不少,未做统计。

呼盟关于尚民在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罪行的调查报告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

     一九七八年十月经中央军委同意,中共黑龙江省委决定对尚民的问题立案审查。(以下摘要) :尚民大造反动与论“呼盟党政军干部都是乌兰夫宫廷政变的老班底;呼盟的二十年是阴谋反党叛国、反对毛主席、反对社会主义的二十年;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是乌兰夫的黑线人物。 制造假案:奇、杰、王反党叛国集团;布、官、李反革命三人同盟;全蒙古民族统一党。打出来的假案:新内人党、米吉斯共和国、成吉思汗党、共和党、自由党、内外蒙合并小组、政变小组等二百零二个。 当时全盟人口 131 万,干部 4万,共产党员三万一,县团以上干部一千人,被挖人数达 40 万人,惨遭迫害的47,590 人。在一千名付局处、付旗县以上于部中有 806 人受到伤害:三万一千名党员中有 14,891 人受触,占百分之五十。被关押的 14,329 人,被判刑的 57 人。死亡总数 2,307 人(不包括划出去的几个旗,其中仅前旗就死亡 500 人)伤残 16,000 人。盟委八名书记.七名被打倒。十七名常委被打倒十五名。副书记官布被打死,副书记布特格奇屁股打烂溃成瘘管,终身不治。粮食从每年上交一亿斤,变为缺口两亿斤;牲畜三百多万头(只)减少到一百九十万头(只)。

    呼盟“统一党”比挖“内人党”要早,这是尚民的独创。尚民在“统一党”前边还加了“蒙古民族”四个字,这就变成了“蒙古民族统一党”较为完正了,并于1968 年 9 月 13 日直接向林彪、江青报告邀功。当挖肃出现死人之后,尚民说“死的人是胆小鬼,真的敌人是不轻易死的”他提出“大字报、小字报就是证据,两票可以敦促,三票可以定案”,随 之出现武斗刑法不下百余种。车轮战、不让睡觉、弯腰罚站、不给水喝、灌人粪、喝人尿、坐火炉、闻妇女月经、冻冰棍、插竹签、扎大头针、香火头烧、浇开水、脱光打乳房、抠阴户、闷土豆、套炉圈、炉钩烫、刮排骨、抓锁骨、抠眼睛、坐飞机、打秋千、压木杠、吊悬梁。

    在呼盟,商店柜台上写着“喂!你是内人党,还不赶快去登记!你就是内人党,快去登记,赶快去登记,快!快!快!”车站售票口贴着“你是内人党,你想逃跑吗?你逃不掉!快去登记吧!”在满洲里理发,一坐上座,照镜子,镜上写着“你看什么?你就是内人党!”

    莫力达瓦旗挖肃指挥员汇报“我们苦战十四周夜,把达斡尔全歼了。”莫力达瓦是达斡尔族自治旗,在这个少数民族地方重点打的是“统一党”。旗革命委员会22名委员中12名达族全部打入“统一党”。17个公社190名委员中达族95名,打“统一党”85名。旗级原领导干部10名,达族7名,汉族3名。7名达族全部打人“统一党”,3名汉族干部未揪。全旗环节干部201名,达族89人打“统一党”88人。将革委会副主任额尔登札布、常委盂赛样关起来逼着要名单,他们将战备计划当暴动计划,把共产党员名册当“统一党”交出。在残酷的武斗中,挖肃派们说“你们老鞑子要翻天了,叛国投修去外蒙吃牛奶杀汉人”商业局挖派尚××说“你们老鞑子30年不能翻身了”。

    ×× ××部队一个班长揪斗山民说“不许说你那个驴子话,你们那个牲口话谁也听不懂”,其实山里猎民就是不会汉语。有的挖肃凶手说“滕海清说了,死几个人没有什么了不起。打死一个老鞑子是好汉,打死10个是英雄”。夏××说“别看你们以前吃香,现在不行了,你们想翻是不行了”。他又说“我们苦战14昼夜,商业系统达族全歼了,”。

    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是地缘、血缘较近的三个森林、草原民族,各在一个聚居地有个自治旗。在海拉尔市南部区的就是鄂温克旗。在这里打的主要也是“统一党”,从旗里到大队,凡是鄂温克族各级干部百分之百都打人“统一党”。原旗委书记图门巴雅尔、旗长乌尼满都被打死逼死。全旗副科级以上干部155名,打成“统一党”152人,占百分之九十八,死了20人。使这个旗人民生命财产遭受严重摧残。南屯公社牲畜死亡一半左右,改良品种全部死光绝种。

    前进队280头牛死了130头,50头改良牛全部死亡,1,000只羊只剩434只。

    挖“米吉斯共和国”情况。居住在额尔古纳河流域中国境内居民中有两三千中俄混血人,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安分的劳动者挖肃一来把90%以上户都打成“米吉斯”(译意为父母不是同一血统后代),然后又打出了一个“共和国”叛国投修组织,不准说俄语,不许穿裙子,骂这些人是“二毛子”、“二串子”、“人还没进来鼻子先进来了”、“馒头好吃还是面包好吃?叔叔亲还是舅舅亲?”

    在大兴安岭里的鄂伦春旗狩猎民族只有1,015名,还打出了192内人党。仅有81口人的诺民生产队就挖出43人。在甘奎公社古里生产队,把几个猎民拷打之后,套在车上,大骂“你们是牲口,这就是你们的下场!”二月二十五日把所有“内人党”集中起来,强迫他们爬地下“四条腿”一边爬一边学狗叫、狼叫、再给一顿马料吃。就这么几个少数民族还死了八人,伤残一百多人。

呼盟西新巴旗1968年底有牲畜76万多头只,深挖内人党几个月时间里就损失48,000头。赛汉塔拉公社5,000多头牛死了2,000头,8万多只羊死掉3万多只,2,000多匹马死200多匹,东新巴旗科局长以上干部174名,除3人外全被打成内人党。乌胡宝力公社干部除1名车夫外都被打成内人党,80%的牧民都被挖内人党。牲畜损失令人痛心。敖拉诺尔大队1,839一千八百三十九头牛,死了845头,15,192只羊,死1,492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