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淖尔盟的实例


巴盟挖8,415人,死363人,重残3,608人。这里死亡人数是“挖肃”当时现场打死、逼死之数。放出来回家之后由于伤重陆续死去的为数不少,未做统计。

    军管对牧区当地牧民都认为是反党叛国不信任。如乌拉特中后旗巴音公社伊和宝力格生产队共有六十户人家,除了十五户汉人外都属不可靠的。这个队是由巴盟军分区和旗武装部抓的点。

    乌拉特中后联合旗桑根达赖公社牧民丹巴一户,俩口子都被挖死,留下四个孩子,掉水淹死一个,冻死一个,疯死一个,剩下个由亲戚收养。

    乌拉特中后旗的吴清云,在受刑中因喊了一声“共产党万岁!”被凶手们割去了舌头。

    原巴盟盟委统战部长苏德宝,在被挖“内人党”的武斗受刑中,头顶上打进一颗钉子,因钉入大脑神经里,不能手术拔出,只好每天吃药止痛延续生命。

    巴盟,在挖“内人党”中,有一户男的打死了,女的强迫遣返农村改造,刚生下的孩子,说是“小内人党,你要他干啥”,强迫送人。

    巴盟中后旗一九六八年旗委机关四十名干部中挖“内人党”的积极分子二十一人,几年中入党、提职的占一半,由一般干部提升为局长一级的七人。巴盟机关张××打人最凶,当了电形公司副经理,后又提为盟体委副主任;冯××提拔为文教局副局长。中后旗乌力河公社特派员李××挖“内人党”大打出手,他将法院院长梅金山的嘴吧用钉书机钉上。这个人被提拔为公社书记。中后旗翁根公社石××、王××,在挖“内人党”时,俩人在东屋里打人,在西屋里轮奸妇女。俩人后来都入了党,石××提拔为呼鲁斯太站长,王××调到乌兰公社重用。中后旗财办主任张××,打“内人党”组成了十六人的武斗队,指挥、策划严重违法乱纪,被提拔为旗革委会副主任,后又调到中央石油普查队。

   开荒者扬言“草场是国有的,谁开谁的”,在“反汉排外”帽子的压力下.没有人敢于制止开荒,吵咀吵不过,打架打不过,告状没人管。

   乌拉特中后旗原来农村、牧区以阴山为界,现已深入牧区几十里,胡鲁斯太公社几条河只能农区用,不准牧区用。

   在牧区挖“内人党”的同时也挖空了集体经济。贫宣队、盲流、知识青年进驻牧区生产队夺权之后,财务制度搞得一片混乱,在乱中混水摸鱼,挖肃积级分子乘机贪污盗窃。乌拉特中后旗川井公社一个生产队,查出有经济问题的多达十八人,许多是“千字号”。—阿拉腾德力海《内蒙古挖肃灾难实录》—

 以狼山脚下的乌拉特前旗为例,全旗20余万人,16个公社,仅旗直属机关和6个公社中挖出3100名“内人党”。因逼供信致死及自杀身亡者80余人,自杀未遂者40余名。轻、重伤不计其数。该旗造反组织“东联纵”被打成“内人党”变种组织,其头头都成了“小高锦明”。如该旗的下述俩个公社——

  * 白彦花公社,公社一级干部12人,全被打成“内人党”,其中11人被专政。一人被打死。该公社卫生院职工27人,计划挖出32人,实挖25人,差额在家属中补齐,6岁小孩也被提审。

  * 明安公社1800人,挖“内人党”120人,15人中就有一个“内人党”。死34人,其中贫下中农23人。

  — 启之·《内蒙文革实录—“民族分裂”与“挖肃”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