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盟实例


阿拉善盟

这里死亡人数是“挖肃”当时现场打死、逼死之数。放出来回家之后由于伤重陆续死去的为数不少,未做统计。

额济纳旗挖了“土尔扈特党” :

    内蒙古自治区西端巴丹吉林沙漠中的额济纳旗是由新旧士尔扈特部组编。“文化革命”中“挖肃”阶段。把从东边去的蒙族干部一百来人都打成“内人党”,把当地土著干部则打成“土尔扈特党”。为挖出这个“土党”先行隔离两名旧职人员。一个是在解放前任旗扎萨克的秘书,解放后任旗人民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藏德明;另一个是解放前任旗札萨克官员,解放后任人民法院院长的赛音宝音。后来又把妇联主任色林敖德也隔离查究.她是解放后我党培养的共产党员。

    三个人在严刑逼供下都承认了“土尔扈特党”。挖来挖去最后认定旗长额尔登格日乐为“土党”头子,投进监狱,他受尽各种酷刑摧残,坚不承认有“土党”,更不承认是头子。他是原额济纳旗札萨克塔王的长子,解放时二十岁,在我党培养下进步很快,一九五七年入党。在“挖肃”中他不顾个人生死。坚不承认“土党”的存在,蹲了七年监狱。一九六九年,额旗革会上报酒泉地区革委会(那时已划出内蒙古)拟判处死刑,地区革委报到甘肃省革委,省里认为证据不足退回,以后将其放到酒泉养鸡场劳动改造。一九七三年释放后,又以边民内迁,将其家属迁到肃北县。一个仅有两千人的土尔扈特部在这场运动中死了二百人。 阿拉腾德力海《内蒙古挖肃灾难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