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地区

这里死亡人数是“挖肃”当时现场打死、逼死之数。放出来回家之后由于伤重陆续死去的为数不少,未做统计。

    营盘弯煤矿也大挖“内入党”,蒙族工人、干部无一幸免,死十二人,伤三十多人。刑罚有压杠子、吃炉渣、火柱烫、镇冰块、穿指甲、装裤裆、掏肝脏、压油板、拔人河、打秋千、猴掏牙、捅鼻子、扣乳房、上吊、打夯、木棒刺阴道等二十余种。

    营盘弯煤矿干部郝祥瑞在关押的一个月里车轮战二十七天,打的腰断背折,用烧红火柱穿捅鼻子,又用铁器猛打,当场致死.矿医院会计孙庆恒,车轮战十几天,受尽刑罚全身血肉糜烂发臭,不给休息、喝水,干渴难忍,哀求喝水。刑讯者用广告色碗从痰盂里舀一碗痰鼻涕往他咀里灌,当即吐血不止,奄奄一息才抬进监狱“休息”,次日即死在牢房。

    固阳县两千名共产党员,被打内人党一千八百六十名。死了八十三人。磴口大队挖肃凶手们,把男女“内人党”徒关在一起,男的脸上画女人生殖器,女的脸上画男人生殖器,然后对面打;叫做“男女内人党结合”。新建公社水上大队刑法花样三十多种,挖肃分子逼着挨整的内人党徒互相指着对方的咀问“这是什么?”,对方必须说“必!”不这样说就挨打。逼着儿子对他父亲说“你是我做下的做你的时候如何如何弗劲”,于是他的父亲还必须承认“你说的对我就是你做的”。找来妇女月经血裤子顶在挨正人的头上罚站,他们叫做“红运临头”。

    东胜永公社副社长张锁住于 1969 年 1 月 12 日开始被阶级复仇分子于胜利下毒手,先将他棉衣脱掉,拉到冰天雪地里冷冻,冻僵之后再拉回屋里拿到通红的火炉子上去烘烤,并把炉盖第二圈扣到头上烧,昏死过去之后浇冷水,反复折腾。将这种刑法称之为“冷静考虑,热情帮助”。张锁柱后来放回家时已没有人样,老婆孩子都认不出来。